<noframes id="tjnjt"><address id="tjnjt"></address><address id="tjnjt"><address id="tjnjt"></address></address>

    <form id="tjnjt"></form>
      <form id="tjnjt"></form>

          <form id="tjnjt"><span id="tjnjt"></span></form>
          關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新周刊 10-25

          最賺錢的專業,怎么突然不香了

          計算機專業,不香了么?/ 圖蟲

          與其說計算機專業快涼了,不如說計算機專業又一次站在了變革的門口。

          近日,一個 " 都說計算機今年炸了,究竟炸到什么程度呢 ?" 的提問登上了知乎熱榜,至今已獲得近 2300 萬的瀏覽量。

          初看這個問題,還以為是今年計算機專業畢業生的平均薪酬又炸出新高了,結果是今年計算機專業學生在秋招中集體遭遇就業難。

          都說每年秋招季流的淚,是當年高考填志愿時腦子進的水。在這場一年一度天坑專業頒獎典禮中,沒有人會想到,計算機專業有天也會掉進坑里。

          幾乎每個大學生都羨慕過別人的專業。/《奶酪陷阱》

          天南海北的計算機專業學生在這個問題下沒有再爭論 " 哪個才是最好用的程序語言 ",一封封石沉大海的簡歷,顯然是所有語言都無法解決的 Bug。

          縱使風水輪流轉不可避免,暫且不提常年不好找工作的人文社科,就算是生化環材、土木工程這些已經放棄治療的傳統理工科專業的衰落也有一個過程。

          去年還是當紅炸子雞,被各大公司砸錢哄搶的計算機專業,吃著火鍋唱著歌,怎么突然就不香了?

          去年 BAT,今年轉錦鯉

          進互聯網大廠,長期以來被視為計算機專業學生的最好歸宿?;ヂ摼W大廠也因其在技術崗上遙遙領先的工資標準和招聘規模而成為了整個行業的晴雨表。

          如果從大廠的秋招相關數據統計來看,2023 年可供計算機專業畢業生投遞的大廠崗位的確堪憂。

          去年大廠紛紛通過擴招提薪哄搶程序員的盛況沒有持續,對比之下,今年大廠的招聘都轉向了保守策略。字節跳動去年的秋季招聘有 8000 個名額,今年只剩 3000 個,縮減 60%。美團去年秋招 10000 個,今年只剩 5000 個左右。百度去年招 8000 人,今年只招 2000 人。騰訊的具體招聘人數雖然未公布,但其放出的崗位從去年的 78 個變為 50 個,可以預見縮招幅度也不會小。

          學歷內卷,說到底還是求職內卷。/ 視覺中國

          坑位變少也就算了,今年的畢業生還創下歷史新高。

          2020 年擴招的 18.9 萬研究生,以就業導向的專業碩士為主,其中計算機分支的人工智能、網絡安全等方向又是擴招的主力軍。有大廠員工忍不住在問題下感慨,當年放棄保研直接來大廠打工,可能是這輩子最正確的決定。

          也有已經上岸的前輩,在旁觀今年計算機相關專業的就業現狀后,懷疑情況的真實性。畢竟,在年薪 40 萬也能被調侃為 " 白菜價 " 的計算機就業市場," 炸 " 的含水量可能和 " 白菜 " 一樣大。

          于是,一位去年從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畢業的大廠算法工程師,本著科學求真的精神,拿自己做了個實驗,在修改了個人基本信息后,用同樣的簡歷又投了一遍去年拿到 offer 的公司,結果,卻 " 物是人非事事休 " 了。

          去年,他還要在百度、快手、網易、蔚來、美團、b 站的 offer 池里挑挑揀揀,今年則只能通過了百度的簡歷篩選,蔚來還在評估,快手、阿里、網易簡歷則直接就被刷掉了。

          進大廠無門,中小廠的情況也不容樂觀。中小廠在招聘規模上本就相對有限,受到行業整體結構調整的影響也更大。此外,自去年開始,互聯網大廠就出現了一邊招聘新人一邊精簡團隊的情況。中小廠光是消化這些從大廠流出的技術人員都忙不過來,更沒有理由招聘一個上了兩年網課的應屆生。

          在家上網課的學生。/《大考》

          似乎無論從宏觀需求和個人求職經歷來看,今年的計算機專業就業市場確實不景氣。有悲觀者直接哀嘆 " 計算機會不會是下一個土木工程?" 在工地搬磚還要突然被踩上一腳的土木人表示,我們真的沒惹任何人。

          也難怪問答區里許多其他專業背景的學生對此不以為然。畢竟,對于計算機專業來說,就業難可能是年薪 40 萬和 20 萬的區別,而對真正的天坑專業來說,是有工作和沒工作的區別。

          勸人轉碼,多大仇???

          轉碼,即在研究生階段轉專業到計算機,一度被認為是人文社科,和生化環材、土木工程等理工科專業學生跳出火坑、逆天改命的不二法門。每年想轉碼的、正在轉碼的其他專業學生,可能比計算機專業的畢業生還多。

          不少文科生選擇轉行當 " 碼農 "。/unsplash

          在學歷通脹的趨勢下,計算機也被認為是最不挑出身的專業,代碼面前,人人平等。普度眾生的計算機專業,甚至被戲稱為 " 宇宙機 "。

          雖然無從得知每年究竟有多少本科畢業生選擇跨學科、跨學??佳泄プx計算機相關專業的研究生,但從計算機專業考研的內容設置變革,我們可以管中窺豹。

          了解過計算機專業考研的應該都知道 408,所謂的 408 就是計算機考研統考的編號,408 考試科目包括:數據結構、計算機組成原理、操作系統和計算機網絡這四門科目。

          408 由國家教育部出題,統一考試。前些年,通常只有非常熱門的計算機專業院校,例如浙江大學才考 408。即使是華中科技大學、廈門大學這樣的名校也不考 408,而是以自主命題的形式考一到兩門計算機基礎課程。

          408 統考的難度顯著高于高校自主命題,而隨著跨考人數的激增,越來越多的學校加入了 408 豪華套餐,包括一些沒有 985、211,雙一流等頭銜的高校也通過 408 來提高門檻,篩選生源。

          家庭條件較好、又不想在國內卷考研的轉碼者,則會通過申請海外高校跳龍門。即使歐美高校的 CS(computer science)項目往往對于申請者的學科背景有所要求,申請者也可以借助諸如數據科學、商業分析或數字人文等交叉學科項目實現曲線救國。

          0 基礎編程班成為多數人轉碼的第一選擇。/unsplash

          在升學之外,還有各種短期轉碼速成班,號稱能在幾個月,甚至數星期就能讓人靠敲代碼薪資翻倍。社交媒體上也充斥著各種 " 零基礎轉碼拿大廠 offer"" 會復制黏貼就能當程序員 " 這些真假參半的神話。

          轉碼成功的總歸是少數,這些人要么原本就對計算機編程有著個人興趣,要么是沒有感情的卷王,更多想依靠轉碼上岸的人要么中途失敗,要么上岸以后才想起來,自己其實是條只會劃水的魚。

          在豆瓣,一個名叫轉碼失敗者聯盟的小組已經聚集了 4000 余人。

          他們中間,有人對編程缺乏興趣,因而完全無法入門;有的是已經在海內外高校就讀計算機相關專業的研究生,為通過考試和作業就已經花光了所有運氣;有的順利畢業,又碰上互聯網行業的縮招和裁員潮,越過山丘,才發現無人等候。

          看似九塊九的編程課,其實暗里早已標好了價格。

          別擔心,計算機專業又不是第一次涼了

          對于今年剛剛畢業的大學生來說,計算機專業確實給人一種剛火沒兩年就要涼了的錯覺。不過風物長宜放眼量,如果將其置于中國計算機高等教育發展史中來看,計算機專業還遠談不上涼了。

          如今說起計算機,大家的反應都是移動支付、即時通訊、短視頻、區塊鏈,時不時還展望一下元宇宙。其實中國早在 1958 年就設置了計算機專業。

          熱門專業的背后,是社會發展趨勢的體現。/ 視覺中國

          1958 年 7 月 28 日,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成立伊始,就成立了應用數學和計算技術系,開設應用數學、電子計算機和工程邏輯三個專業,中科院數學所所長華羅庚被任命為系主任,計算機專業首任主任是夏培肅。

          那時候的計算機專業學生,還在和塞滿電路板的主機打交道。需要計算機的場合,不是國家工程就是軍事機密。

          1994 年,一條 64K 國際專線,將中關村和互聯網連在了一起。中國,成為第 77 個全功能加入互聯網的國家。1995 年,中國互聯網開始商業化應用。1996 年,中國人購買了 201 萬臺電腦,比之前十幾年購買的電腦還要多。1998 年擴招政策使眾多大學都開設了計算機專業,而計算機專業也迎來了它的第一個高光時刻。

          中國互聯網的起步階段,正好趕上了美國 90 年代的互聯網浪潮,互聯網公司與其他行業的薪資差距也開始拉開。在 20 世紀 90 年代的中國乃至全世界,人們對于計算機的狂熱較之現在有過之而無不及。計算機技術比量子力學,更像是世界的終極奧義。

          2000 年,納斯達克綜合指數從 3 月的頂峰跌去七成,其后四年,8.5 萬億美元的市值憑空蒸發?;ヂ摼W的第一個泡泡吹破了,國內互聯網公司也一地雞毛。搜狐內斗;網易被停牌;阿里巴巴直接關掉了海外公司,把總部搬回了杭州。

          此后計算機專業一蹶不振,2011 年,《中國青年報》甚至刊發了題為《計算機專業是朝陽還是夕陽?》的文章,直指計算機行業是當時就業最差的專業之一。沒有人能夠預見到,第二個十年開始的移動互聯網變革,將再一次把計算機專業托至風口浪尖。

          圖 /unsplash

          2019 年短視頻大戰的時候,互聯網圈流傳著這樣的一個段子:

          微博的一個初級算法工程師,先是被內推到了抖音,薪酬漲了一倍;3 個月后從抖音被挖到了百度,package 漲了 50%;半年后從百度跳到快手,又漲了 30%,還給了不少期權。等于一年里繞北京后廠村兜了一圈,什么也沒干,但薪酬是之前的 3 倍。

          熱錢的涌入,讓學齡前的兒童都開始在編程班里懵懵懂懂地學著敲下第一行 "hello world", 低調的格子襯衣引領著時尚的方向,中關村的星巴克和漫咖啡里,神色張揚的年輕人等待著命中注定的王多魚喊出那句 " 這個項目,我投了!"

          當越來越多人想通過轉碼躺平的時候、真金白銀像歡樂豆一樣廉價的時候,也是舊的故事快要講不下去的時候。

          與其說計算機專業快涼了,不如說計算機專業又一次站在了變革的門口。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ZAKER | 出品

          查看更多內容
          把少妇弄高潮了wwwAV

            <noframes id="tjnjt"><address id="tjnjt"></address><address id="tjnjt"><address id="tjnjt"></address></address>

            <form id="tjnjt"></form>
              <form id="tjnjt"></form>

                  <form id="tjnjt"><span id="tjnjt"></span></form>